古鎮記憶

譚振柳

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九江市委員會發布日期:2019年05月17日打印本頁關閉窗口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時光飛逝,改革開放轉眼四十年。我的老家古鎮吳城,在經歷上世紀三十年代日寇瘋狂爛炸后,滿目瘡痍,一片廢墟,二千多年歷史的繁華古鎮,從此一蹶不振,直至上世紀八十年代,仍然處于百廢待興的狀態。加上地處鄱陽湖腹地,沒有電力供應,也沒有陸路交通,老百姓出門除了汛期靠船外,枯水期只有步行。過著煤油燈照明,柴草作生活燃料,出門靠雙腳走的生活。

每年汛期,整個古鎮除了長七八公里,寬一兩公里面積不大的吳山和周邊點綴著幾座人工圩堤外,四周一片汪洋,古鎮成了孤島。老百姓出行只有靠船,向西去往永修縣城,每天一班輪船,早晨七點出發,三十公里水路,要花四個半小時,下午一點半返程,也需三個半小時,出行一天,大半時間在船上度過。去往六十公里外的省城,每天也只有南昌開往鄱陽的過路輪船。每年枯水期,我們出行只能在退出來的河漫灘草洲的便道上步行,交通十分落后,有些老百姓一輩子沒去過省城,沒坐過火車。

由于沒有通電,老百姓晚上照明靠的是煤油燈,每天晚上九點不到就開始睡覺,早晨天剛亮就起床,過的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。沒有彩電、冰箱等家用電器,更沒有什么夜生活。鄱陽湖的魚多,由于無法冷藏保鮮,加上交通不便,無法外銷,所以特別便宜,大多是自產自銷,家家戶戶每餐吃魚,有的甚至把魚當主糧。

鄱陽湖區,基本上每年都漲水,每年都需要防洪,有時候甚至三年有兩次被淹。尤其是98年的特大洪災,老家所在的圩堤沒有一寸土地在水面以上,真是遭受滅頂之災。隨后國家作出了“平垸行洪、移民建鎮”的重大決定,大部分老百姓外遷,小部分留在吳城鎮所在的吳山。

隨著我國改革開放的深入,帶來了國家經濟社會的長足發展,人民生活得到了極大改善,古鎮吳城重新煥發了發展生機。

經過移民搬遷,把大部分低洼地老百姓遷出湖區,大大減輕了環境的承載能力,使得原生態環境得以快速恢復,魚蝦種類和數量規模進一步發展,各種水生生物和草類植物進一步豐富,吸引來了大量的候鳥,成為世界上最重要的白鶴、東方白鸛、鴻雁越冬地,各種珍稀鳥類云集于此,贏得“珍禽候鳥王國”、“世界第八大奇觀”、“中國第二長城”的稱號。每年冬季,大量的鳥類愛好者前來觀光旅游。帶動了當地交通發展?,F在通行的公路,每年汛期開始時,水面正好平過公路,開車、騎行的旅游者可以體驗水上漂的感覺,親切稱其為“最美水上公路”,枯水期,路旁高及人腰的大片草原,一望無際,讓人體驗內陸大草原風光,令人心曠神怡,流連忘返。汛期大水后,盡管四周仍是汪洋一片,但現在有快艇和輪渡,幾分鐘一班甚至隨到隨走,交通非常方便。大量游客紛至沓來,帶來了人流,促進了消費,發展了旅游經濟,讓整個古鎮煥發出勃勃生機。

   現在的電力是每天24小時不間斷供應,不僅各種家用電器齊全,老百姓生活與大城市無異,不僅物質生活富足,精神文化生活也十分豐富。大型冷庫、水產養殖和加工廠的出現,為豐富漁業資源的保鮮和深加工創造了條件,可以把資源充分利用起來,帶動老百姓脫貧致富,過上美好幸福的生活。(作者系民建會員) 
658金融网